致命的疫苗VS救命的疫苗

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种“疫苗”,一种针对人心灵的“疫苗”,可以彻底消除人内心之毒?

关于疫苗,我想很多家长都有和我一样的经历。

当你带孩子去打疫苗的时候,某些工作人员会推荐你用进口的自费疫苗,声称某款新疫苗或进口的肯定比免费的疫苗好。他们推荐的疫苗或进口的疫苗,属于自费疫苗贵出很多,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。好在哪呢?有一次,我问一位工作人员,对方语焉不详没有重点地说了一通。

接着我追问,有相关的检测报告和说明吗?被告知没有。再后来,我上网查了一下,网上说他们推荐的自费疫苗提成丰厚,所以他们猛推自费疫苗。

而近期的山东疫苗案,让人不寒而栗。

据多家媒体近日报道,根据警方统计,在长达5年多的时间里,山东菏泽庞某母女俩从医药公司业务员或疫苗贩子手中,低价购入流感、乙肝、狂犬病等25种人用疫苗(部分临期疫苗),加价售往18个省(区、市);庞某所贩卖疫苗虽然是正规疫苗生产厂家生产,但其未按规定进行冷链存储和运输,部分属于临期(临近有效期)疫苗,流通过程中存在过期、变质的风险。换句话说,就是有很大的潜在危险。

这些疫苗是如何流通出去的?接受单位是如何推广的?他们把这些疫苗卖给了谁?无从可知。你永远不知道那个不合格的疫苗,或某个可能致命的疫苗,在什么时间,什么地点,被注射进你的孩子或你亲人的身上。疫苗本来是救命的,现在却可能是致命的。

有个很愤青的朋友感叹道:这个年代比起鲁迅小说《药》的年代没好多少。这样的言论太刺耳。谁说我们现在这个年代差了?我们有《药品管理法》、《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》等诸多法律法规,鲁迅那个年代有吗?!

山东疫苗案的当事人,当然懂法,之前已经因非法贩卖疫苗蹲过三年牢,但出来之后变本加厉。那些接收她疫苗的单位也不是不懂相关法律,甚至比我们更懂。律法或法律,对于他们来说仿佛失效了。

平时,我们寄望于有关部门彻底查处。但当底线一次次被冲破的时候,我们又不能完全仰赖法律法规。人们多么希望,有一个律,如同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,套在每个人头上,当有人一旦想做坏事或不听话的时候,就会让当事人头疼,总能让不法之人有所收敛和敬畏。

可惜,这样的紧箍咒只出现在小说和电视里。

我多么盼望,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种“疫苗”,一种针对人心灵的“疫苗”,可以彻底消除人内心之毒?当人将要犯罪的时候,那“疫苗”能战胜罪恶的念头,让人放弃邪念。当厂家准备以次充好滥竽充数的时候,当饭店把过期食品再次回锅端到顾客桌上时,当一箱箱的问题疫苗被运往各个医院的时候。总有些人能抗拒诱惑、抗拒麻木,总有人能挺身而出,维护正义。

心灵的“疫苗”可以提升人心灵的免疫力,因为每个人的内心都有看不见的战斗,总有一个微小的声音说,你不要那样做。内心有战斗说明还有救,最可怕的是怕普遍性地完全没有挣扎和战斗。

《圣经》罗马书中,耶稣的门徒保罗,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,是那个年代一个上层社会的文化精英领袖,他遵守了那个时代要求他遵守的所有道德规范,但他还是真实地描述了自己的挣扎,因为在他内心总有两个律在交战。他坦陈:

“因为我所作的,我自己不明白;我所愿意的,我并不作;我所恨恶的,我倒去作。我也知道在我里头,就是我肉体之中,没有良善;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。”

“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,把我掳去,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。”

保罗感叹道:“我真是苦啊,谁能叫我脱离这取死的肉体呢?”

最后,保罗说:“感谢神,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。

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里释放了我。”

“你们若顺服肉体活着,必要死;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。”

保罗反复强调的圣灵,窃以为,某种程度上,不就是上帝给我们的心灵“疫苗”吗?

我多么盼望,这心灵的“疫苗”接种在每个人身上,我多么盼望,这“疫苗”永不失效,祂不会随着日期的久远就减弱,也不会因为所寄生的身体环境改变而变化,祂不承诺我人生花香常漫,万事顺邃,但祂总能带给我勇气和力量,面对每一个艰难时刻,尽管那战斗很激烈很严酷。

(完)

本文来源:爱筵